CAPITALLINK

搜索
确认
取消
行业研究
/
/
/
凯联资本“双碳”投资系列二:“双碳”目标下的绿色资金缺口

凯联资本“双碳”投资系列二:“双碳”目标下的绿色资金缺口

  • 分类:投资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10-18
  • 访问量:0

凯联资本“双碳”投资系列二:“双碳”目标下的绿色资金缺口

【概要描述】

  • 分类:投资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10-18
  • 访问量:0
详情

Wind数据显示,全球气温已经连续20年高于正常值。多项研究预测表示,未来气温仍有持续走高的趋势。美国曾在一份环境影响声明草案中预判,如果人类继续按照目前的碳排放量发展,到2100年,全球将大概率升温超过4摄氏度,遏制气候变暖势在必行。

全球平均气温指数变化(℃)/WIND

2020年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随着“30·60”双碳目标的明确,绿色金融迎来发展契机。在3月20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特别指出,“实现碳中和需要巨量投资,要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导金融体系提供所需要的投融资支持。对于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资金需求,各方面有不少测算,规模级别都是百万亿人民币。这样巨大的资金需求,政府资金只能覆盖很小一部分,缺口要靠市场资金弥补。这就需要建立、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引导和激励金融体系以市场化的方式支持绿色投融资活动。”

绿色金融存量规模无法满足碳中和目标巨大资金缺口

绿色金融的概念出现于20世纪末,如今已成为世界各国利用金融手段保障绿色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抓手,也是我国“十四五”期间的重点发展领域,是助力我国实现双碳目标的主要抓手

所谓绿色金融,依据2016年8月,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被定义为: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经济活动,即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

绿色金融体系则指:通过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指数和相关产品、绿色发展基金、绿色保险、碳金融等金融工具和相关政策支持经济向绿色化转型的制度安排。目前主要的绿色金融工具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保险、 绿色基金、碳金融产品、绿色信托、绿色票据等

回顾近年来我国绿色金融的发展,在国家政策支持和行业自主创新下已取得蓬勃发展,成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一大亮点。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我国绿色信贷余额近12万亿元、绿色债券存量8132亿元,分别居世界第一和第二位

我国绿色信贷规模前五的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兴业银行、中国银行)占据了56%的市场份额。绿色信贷投向愈发多元化,主要包括交通运输、 仓储、邮政业、电力、热力、燃气、水生产和供应业等众多领域。

绿色信贷投向愈发多元化/WIND

我国绿色债券按持有者结构划分,最大投资者是商业银行,但考虑体量后非银购买绿债的量更大。从资金投向方面来看,能源、建筑和交通运输是热点领域。根据Wind数据,截至2021年7月8日已发行还未到期的绿色债券共有1171只, 债券发行人所属行业广泛,主要集中在工业和公用事业部门。

绿色债券行业变化/WIND

此外,专门针对节能减排战略,低碳经济发展,环境优化改造等项目建立的专项绿色投资基金也一直在绿色金融体系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长期以来,我国绿色基金的投资领域为生态环保与新能源产业。根据基金业协会统计,截至2021年5月,我国已设立并备案的股权基金中,以绿色相关行业为主要投向的基金共712只,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与创业投资基金中占比约为1.71%。据此估算,绿色股权基金规模约为近2000亿元

另外,绿色保险也是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双碳”目标实现进程中进行风险管理的一项重要手段。我国保险资金运用于绿色投资的存量已从2018年的3954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5615亿元,年均增长19.2%,涉及城市轨道交通建设、高铁建设、清洁能源、污水处理、生态农业等多个领域。

当然,在双碳战略目标大背景下,最值得关注的还是“碳金融产品”。从目前碳市场的实际发展情况来看,整体市场的金融化程度总体偏低。虽然部分地区和金融机构陆续开发了碳债券、碳远期、碳期权、碳基金、跨境碳资产回购、碳排放权抵押质押融资等产品,但碳金融仍处于零星试点状态,区域发展不均衡,缺乏系统完善的碳金融市场,不能满足控排企业的碳资产管理需求。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双碳目标提出的大背景下,自2021年Q1碳中和债市场初步形成以来,截至2021年4月26日,我国累计发行碳中和债62只,规模1005.39亿元,碳中和债有望异军突起成为迅速扩容的热门品种。 

综上来看,我国绿色金融发展已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粗略估计,截至目前我国绿色金融资产总规模约在16万亿人民币左右。而来自国家气候战略中心的数据显示,为实现碳中和目标,到2060年我国新增气候领域投资需求规模将达约139万亿元,年均约为3.5万亿元,长期资金缺口年均在1.6万亿元以上。如此一来,相比我国碳中和目标所需百万亿人民币的巨大资金量,我国目前的绿色金融规模显然是杯水车薪。

绿色金融发展亟需吸引社会资本,绿色股权发展正当时

目前,社会各界人士已经初步达成共识,面对我国碳中和目标所需的巨量规模投资,政府所能提供的资金支持仅占很少一部分,剩下的资金缺口都需要依赖社会资本,这对于银行、券商、基金等金融机构都是重要的发展机遇

我国的社会资本主要来源于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两种方式,现有的绿色金融结构上仍以间接融资为主,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占比较高。在直接融资领域,如PE/VC股权投资、绿色IPO、绿色企业再融资方面仍较小

这一方面由于我国绿色股权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2018-2019年我国绿色股权年均投资规模为424亿元,远小于绿色信贷与债券的年均新增量5500亿元。并且受资管新规影响,我国私募股权市场整体监管趋严,行业准入门槛提高,导致绿色基金成立难度加大,结构设计合规性风险升高。

另一方面也与我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结构有关,现有的绿色金融体系应增强对直接融资方式的重视程度,应有效调动直接融资市场参与主体的积极性,尤其是加大对绿色股权市场的支持力度。

当前的绿色投资以绿色科技研发运用和绿色转型为主,前者的一大特点是风险较高、项目回报周期较长,这是银行和债券市场的风险偏好所难以容忍的,相比之下,PE/VC基金具备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因此,为支持大量碳中和所要求的绿色低碳科技项目及成果转化,理应建立以股权投资(尤其是PE、 VC基金)为主体、股票市场和投贷联动为支撑的金融服务体系。 

对于PE/VC机构来说,也应逐步提升对绿色项目的关注程度及投资规模,持续加大对气候变化、新能源、绿色低碳技术等与双碳目标实现相关领域的全产业链布局,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到绿色投资项目中,形成连锁聚合效应,助力双碳战略目标实现,推动全社会及全人类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凯联资本作为一家创新型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自成立以来就高度重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因素,将其作为必不可少的投资决策标准,始终践行ESG投资理念,坚持价值投资和ESG投资并重

在投资方向上,凯联资本从2017年起已经开始围绕汽车新能源、汽车新科技、产业数字化升级等方向投资布局,2020年起重点投资新能源储能企业,如中车新能源储能。储能是碳中和路线上非常重要的产业链环节,承担着整个能源系统改造升级的中坚角色。

同时,凯联资本也引导被投资企业注重环境保护和社会责任,实现可持续发展。日常办公管理中,凯联资本在过去三年已经大力提倡无纸化办公、低碳办公,进一步降低灯光能耗;日常公司福利方面,尽可能采取环保型材料产品

在绿色股权投资中,除了金融机构与私人设立的PE/VC绿色基金外,以各级政府为主体发起的绿色产业引导基金,地方政府或建筑单位发起的PPP绿色项目基金,由大型企业集团设立的产业发展绿色基金都应积极承担绿色产业发展的社会责任,逐渐清晰投资标准、规范投资管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绿色投资”。

国家对于绿色股权投资基金,也应加快完善绿色产业基金的制度体系,进一步明确绿色产业基金的概念与外延、投资范围;加紧制订绿色基金标准和投资规范指引,以及支持绿色基金发展的相关配套支持措施,这是对绿色基金进行引导和支持的基础;加强绿色产业基金的信息披露,建立信息披露标准、要求与指引,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展望未来,无论是从国外经验来看,还是从现实的必要性来看,绿色发展都是一个社会性问题,必须也必然要求系统性的规划,自上而下全员式的参与。从绿色投资的角度来讲,应当形成政府有效引导、大型企业自主担责、产业企业规范尽责、社会资本积极参与的合力。以银行、证券、保险为核心的金融机构也应该继续发挥自身优势,提升服务范围和深度,进一步更好地助力国家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在线搜索

搜索
搜索

凯联资本   专业成就信任